菜单

她是浦东机场停机坪上的唯一女性 每年安全护送千架次

2019年10月5日 - 社会动态
她是浦东机场停机坪上的唯一女性 每年安全护送千架次

图片 1

图片 2

摄影贡俊祺

李琳与王静

据《劳动报》报道,在硕大的浦东机场3号停机坪上,你只能找到一个男厕所,而同样在这个范围里,你甚至找不到一名女性。因为职业的原因,停机坪仿佛就是一个男性世界,从行李搬运员,到机坪巡逻,再到飞机安保,以及机务,这一切似乎都应该,且只能属于男性。

她俩是停机坪上最美的“姐妹花”

然而,一名女性身影的出现打破了这样的常规。她,就是在行业内占比仅1%,被称为“大熊猫”级别的岗位——女机务。从2017年7月开始,这个1米67身高,扎着马尾的女生,施瑶,犹如新鲜事物一般,从这群“男人的世界”里脱颖而出。无论刮风下雨,还是酷暑严寒,她都和身边的男机务一样,从不缺席。

冒寒冬顶酷暑 精心守护着“大家伙”平安飞翔

昨天,记者跟随着施瑶一起,走进了人们眼中属于“男性世界”的机务员群体。在她和同事们的细心呵护下,每年约有千架次飞机平安起降。在这个行业内,女性发挥着她们自身的优势,用过硬的技术证明着这样一句话:“我们,不需要被特别照顾。”

或许,大多数人都知道,每一次飞机的平安飞行,离不开机组人员的辛苦付出,但是,却很少有人了解,有多少航线维修人员在幕后默默奉献。航线维修是指对飞机进行勤务、检查、测试、修理和排故等工作,包括飞机航前、过站、航后定检工作,排除航线机组反映的故障和航线、定检工作中发现的飞机故障和缺陷,保持飞机处于适航和“完好”状态,保证飞机安全运行。

英姿飒爽的女机务

由于航线维修的“主战场”在室外停机坪,相对机库厂房内维修,环境较为艰苦,不确定性较高,机动性强,危险系数也很高。因此,大多数时候,这项工作都是男子汉的天下。而南航北方分公司的王静和李琳两位女同志,却像两朵绽放在停机坪上的“姐妹花”,和机务兄弟们一样,奋战在机坪,守护着一架架飞机的航空安全。

上午9点刚过,浦东机场3号停机坪上,一架飞机缓缓降落、滑行。伴随着滚滚热浪,阳光直接照射在地面上。女机务施瑶站在飞机前方,挥舞着手中的红色荧光指挥棒,英姿飒爽。在接下去的一个半小时内,她将按照工作卡上的要求,对这架飞机进行过站检修,检查项目达到80项。

冬天,寒风凝固了她的笑容

在机舱里,施瑶打开了一个约一人宽的“小门”,从这里10格垂直的楼梯往下爬,就是她即将工作的场所——电子舱。她要完成的就是飞机在通讯、导航等方面的电子维修。用施瑶的话来说,这些就好像是飞机的眼睛,有了清晰的视野,它们才能知道往哪儿飞。

李琳是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沈阳维修基地航线部二车间机电维护员。自从1993年参加工作以来,从事航线工作已经25年,具有丰富的飞机维护工作经验。

因为断电操作,舱内闷热不已,一名同事帮忙打着手电筒,施瑶就直接席地而坐,“卡”在中间,5分钟不到,汗直接从脸上滴了下来。作为一名航线机务员,施瑶和同事们承担的是飞机的例行维修,其中包括过站和航后两种,前者要求快速,后者因为内容涉及近200项,基本都放在夜间操作,日夜颠倒成了常态。

每天,李琳安全维护并放行飞机6架次以上,全年放行达500多架次,及时排除飞机安全隐患,为保障航空安全多年如一日。特别是冬季,停机坪温度经常低于零下-30℃,寒冷的工作环境对于男人们来讲,已是十分艰苦了。而李琳一样要承受着刺骨寒风刻在脸上的疼痛,完成一架架飞机维护工作。她还主动承担冬季飞机除冰雪工作,登上十几米高的除冰车为飞机喷射除冰液,这些除冰液被风吹回到头上身上,冰冷的北风烟雪直往身体里钻,吹透的身体有种针刺的感觉。大雪天气里,去除一架飞机的积雪,需要一两个小时,当她走下除冰车时,脸已僵木,自己戏称“冻得不会笑了”。

机务,通俗而言就是修飞机,可简简单单三个字的背后,是人们根本无法想象的辛苦。尤其是女性,更是难上加难。很多时候,我们只看到一个穿着制服的机务绕着飞机在走,却不知道,这就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3月8日,又赶上李琳值班,领导安排她休假,可她却婉言谢绝了。“在岗位上过节,是我的光荣和骄傲。”

感受修飞机的乐趣

酷暑,烈日晒花了她的面庞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