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上海”味道”:周末八点,去夜市寻觅都市烟火气

2019年10月5日 - 社会动态
上海”味道”:周末八点,去夜市寻觅都市烟火气

图片 1

图片 2

摄影贡俊祺

把偶像剧看成美食指南,是吃货才懂的浪漫。

上海消夏图鉴

譬如十年前风靡一时的台湾偶像剧《转角遇到爱》,让我记住的却是一款台湾小吃。

据《劳动报》报道,夏天是一个有故事的季节。关于夏天,我们有小时候的回忆,有幸福的味道,还有成长的印记,每一个故事都是一幅鲜活的生活图鉴。今年夏天,你有哪些度夏经历可以和我们分享?

落难富家女和贫贱美少男因为蚵仔煎结缘的爱情故事,玛丽苏到冒泡,让我坚持看下去的动力却是那个发音奇特的台湾小吃
ě-ā-jiān(蚵仔煎)。

许多人的夏天是从晚上七八点开始的。儿时,是搬张椅子,在街边乘凉;长大后,是卸下所有伪装,和朋友把酒言欢,不醉不归。

当罗志祥扮演的秦朗用铲子在铁板上给蛋饼翻面、在氤氲升腾的油烟中喊道:

白天的闷热令人窒息,但当天色渐暗,上海的夏夜总有些似有似无的微风。而夜市,就成为人们满足味蕾,安放情绪的最佳去处。

“蚵仔煎作为气魄型的小吃,什么慢工出细活,这里完全用不到,重点就是要给它用力翻面,起锅的时间特别重要,完全不要迟疑。”

提及夜市,锦江乐园的夜市绝对榜上有名。连续举办了第四年,有着原汁原味的中国台湾小吃,历久弥新的老上海特色小吃,闻名中外的四川小吃,古色古香的陕西小吃……走进其间,仿佛踏入了另一个世界:忙碌的小吃摊,没有空调的露天座,三五成群欢笑的人儿。大家都在这片并不广阔的天地里来回搜索,既是为了寻找美食,也是为了这久违的夏日味道。

那场面真是动人心魄。炙热的铁板、翻飞的铁铲,蚵仔(牡蛎)、葱花、面粉、鸡蛋、青菜再浇上一勺台湾特色的甜辣酱——厨师用搭在肩膀的毛巾擦着汗,端出热气腾腾的一盘——这就是蚵仔煎。

美食有直指人心的力量

图片 3

“大哥你好!看看要吃什么?”在台南美食区,阿里山烤肉的摊主王千驹正忙着招呼每一位从他面前走过的游客。他的口音总是会引来一些窃窃私语:呐,台湾人啊,那肉串应该也很正宗。

看似平淡无奇的食材,软软弹弹的一滩也算不上“色、香、味、形、意”的完美结合。

王千驹是土生土长的台南人,甚至可以说他是土生土长的台南夜市人。“家人在夜市有生意,我从小就一直帮忙;耳濡目染,最后自己也投身夜市了。”谈起自己的职业,王千驹满脸自豪,虽然每天要忙碌十个小时以上,大热天也吹不到空调,但这与食物有关,就算是再不起眼的肉串,经过了精心烹饪,人们也会对它敞开心扉。

那么“气魄型的小吃”到底是什么味儿?

台湾夜市这么知名,为何会选择来到上海打拼?王千驹说,自己是带着梦想来的,想把台湾的小吃发扬光大。来上海打拼了近半年,他坦言,这个舞台如此之大,是最初没有意料到的。

《转角遇到爱》在我心里埋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之前以为上海的夜市文化没有那么浓厚,生意会不如台湾。没想到,我周末一天也能卖出500多串肉串。而且,上海的监管也比台湾严格。”王千驹说,上海规定冷热餐食不能共用一把刀,夜市还设置了食物快检站,每天都要检测食物安全质量问题……“在这里,一切都更有秩序。”

当年的大S是“美容大王”、一心只想变白变瘦变漂亮,小猪罗志祥也还是小鲜肉;多年后,“美容大王”成了两个孩子的妈妈,小猪也成长为“音乐导师”,而我对蚵仔煎的憧憬矢志不渝、只增不减。

不仅如此,上海市民对美食的热情也超出了他的想象。“曾有一位游客在同一天内,连续五次光顾了我的店铺。一会儿买两串、一会儿买三串,我都担心他会不会吃撑了!”他笑着说,这一刻,他再次相信,食物自有直指人心的力量。

2015年,我和孔先森刚辞职,间隔Gap我们去了台湾旅行。

上海的夜市有自己的性格

做旅行攻略时,恰巧看到台湾著名的当代作家、朱家三姐妹之一的朱天衣写的《穿越半个台北去吃蚵仔煎》,回忆她年轻时吃蚵仔煎的故事:

比起王千驹张扬的吆喝,来自士林夜市的蚵仔煎摊主张联娟显得内敛了许多。面带微笑、轻声细语、从容不迫,瞬间就让人想起在台北旅游时,曾擦肩而过的那一个个身影。

“那时我也会独自徒步穿越半个台北,就为夜市的那一摊,因为老板夫妇都知道我爱吃蚵仔煎却不敢吃蚵仔(海蛎),特会为我多加一颗蛋,连搁在里头的青蔬都特别多,所以我这盘客制化的蚵仔煎总要比别人的大上一轮,再怎么长途跋涉也是值得的。”

蚵仔煎,是大多数国人对台湾夜市最初的印象。早在去台湾旅游还没有那么火爆的时候,一部《转角遇到爱》就引得人们对蚵仔煎垂涎欲滴。

原来大作家也如此热爱蚵仔煎——我心中的蚵仔煎又增加了一层文艺滤镜。

“我们的摊位特意摆了这部偶像剧的海报,也的确有很多人是冲着这部剧来的。他们在排队时会聊起《转角遇到爱》,也会回忆起那些追剧的时光。”

图片 4

张联娟边说,边在铁板上面轻轻撒下了从福建沿海直接运来的蚵仔,随后浇上蛋液,铺好蔬菜与三种不同的调和淀粉,最后再淋一层特制酱汁。“台湾本土的蚵仔煎其实是两种味道,台南偏咸,台北更甜。而上海人更喜甜,因此酱汁里的甜度比台北还要高上一分。”蚵仔煎完成后,第一口品尝,是酥软的口感,越吃到中间,就会觉得Q弹。

抵达台北的第一晚,我拖着重度感冒的疲惫身躯,坚持要去夜市吃蚵仔煎。

上海的夜市融入了独特的城市性格,连续四年前来设摊的张联娟深有体会。她说,上海节奏快、发展迅猛。譬如,第一年的夜市只有零星几个摊位,但这些年发展下来,如今锦江乐园夜市有78个摊位,200多种美食,其规模、热闹程度已不亚于士林;还有,上海人做事规范、讲卫生,摊位里的操作台、洗手池都十分到位。“一个城市是什么样的,一个城市的老百姓是什么样的,从夜市里就可见一斑。”

孔先森满脸疑惑地跟着我,直到看到蚵仔煎上桌,他才恍然大悟般地说:什么哦啊煎,不就是海蛎子鸡蛋饼吗?

食客慕名而来只为情怀

NoNoNo,我摇摇头感慨直男不懂吃货的心,惦记了好几年的蚵仔煎怎能和海蛎子鸡蛋饼相提并论。

“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喔……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你会挽着我的衣袖,我会把手揣进裤兜,走到玉林路的尽头,坐在小酒馆的门口……”现场驻场的歌手一曲悠扬的《成都》,让不少人转头奔向了串串、担担面和酸辣粉。

蚵仔煎号称台湾夜市最受欢迎小吃的NO.1,据说它的起源和民族英雄郑成功有关。

在四川,各家坚持自己的味道,没有一家粉店的辣味配方是一样的。夜市的成都小吃摊位也各自拥有私藏的辣味配方,不少人一闻到,就再也挪不动步子了。在成都片区的座位前,一边大呼“太辣了,吃不消吃不消”,一边一口接一口,吃得面红耳赤的食客不在少数。在他们眼里,这般热辣与汗流浃背,才是夏天的滋味,才配得上“痛快”两字。

传说公元1661年,荷兰军队占领台南,郑成功率领众军士从鹿耳门攻入,意欲收复失土。

亲密无间的情侣,交头接耳的闺蜜,意气风发的男儿,还有老者、孩子……放眼望去,整片就餐区几乎座无虚席。人们三三两两地坐着,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每个人都在一口口食物中,尝到了人生的酸甜苦辣,也找到了治愈自己的方式。

正当郑军势如破竹要大败荷军之时,荷军坚壁清野断了郑军粮草,企图打持久战、消耗郑军战斗力。郑成功急中生智、就地取材,将台湾产的蚵仔、番薯粉汁混合与鸡蛋一起煎成饼吃。

吃饱了再去锦江乐园里转一转,毕竟这个上海最老牌的游乐场也承载了不少人的记忆。熙熙攘攘的夜市,霓虹闪烁的乐园,两者竟有一种骨肉相连的温存感。而上海这座城市被传说太过高高在上,这一刻,它也终于找回了烟火气。

郑军众将士尝后大呼美味,不仅填饱了肚子,还重振士气,一举打退了荷兰殖民者。

后来,这道战时的军粮便因其美味可口传入民间,流传至今。

图片 5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